用户名: 密码:
新闻热线   010-52856660 人员查询 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黑龙江省鹤山农场:贷款投资养牛利益被侵占,法官采纳伪证谁来管?


时间:2018-11-04  来源:未知


    辛苦贷款投资养牛利益被侵占 法官枉顾事实采纳伪证谁来管?

  “我积极响应农场的号召,辛辛苦苦贷款购买奶牛进行养殖,可农场置事实与不顾,恶意侵占我们养殖户的利益。多次讨说法没人理睬,百般无奈之下,我起诉到法院,没想到,农场与法官们相互勾结,穿一条裤子,导致法院采纳虚假证据,枉法判决,让我们老百姓真得感到彻底绝望!”(2018年)10月29日,来自黑龙江省农垦九三管理局的农场职工杨贵福在北京一简陋的旅馆内向记者哭诉自己面临的悲惨遭遇。农户养殖奶牛,自己的利益怎会遭到农场的侵占?国家不是鼓励大力发展养殖业吗?法官怎么又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枉法裁决呢?从杨贵福时断时续的哭泣中,记者了解到事情的来龙去脉。

  图:肢体残疾人杨贵福(手机号:13089092172,身份证:232622195608285410)向记者实名反映情况。

  (一) 贷款投资养殖奶牛利益被侵占状告鹤山农场

  杨贵福,是黑龙江省黑河市嫩江县跃进农垦社区居民。2009年黑龙江省农垦九三管理局鹤山农场(以下简称为“鹤山农场”)发展养牛,为响应这一号召,2009年12月12日,杨贵福与黑龙江省鹤山农场第三养殖区(原第三作业站)签订了外购243头奶牛的养殖合同,杨贵福同时投入18.6万元直接从鹤山农场第三作业站购买了三个养牛的圈舍(以下简称牛舍)。合同条款主要约定,养殖期限必须是三年,即2009年12月至2012年12月,农场为每头奶牛配置耕地3公顷,(即2011年2公顷/头,2012年1公顷/头)。鹤山农场为杨贵福协调外购奶牛贷款。

  图:杨贵福从鹤山农场投资购买三个牛舍,进行奶牛养殖。

  图:鹤山农场第三养殖区主任董舒野作的说明,并出庭作证,但法官不采纳。

  2010年3月,杨贵福又将王国良、王利的100头奶牛转让到自己的名下,杨贵福与其签订了转让合同,因此杨贵福的奶牛实际存栏数目为343头,按照2011年2公顷/头的协议,鹤山农场应为杨贵福配置343×2=686公顷耕地,鹤山农场第三养殖区主任董舒野亲自经历此事,对此见证,并出具了书面补充说明。(然而在后来的法院审理阶段,针对董舒野法庭当场质证,法院并没有采纳。)

  合同生效后,杨贵福在银行取得了八十五万元的买牛款贷款,该贷款是鹤山农场做担保并承担利息。在还款期间,鹤山农场于2012年4月25日与杨贵福签订《关于杨贵福购置奶牛贷款金额的确认书》、《关于杨贵福所欠养牛贷款还款方式的协议书》(见上图),已明确载明同意由杨贵福继续偿还343头奶牛贷款85万元未还部分三十余万元。特别是《关于杨贵福购置奶牛贷款金额的确认书》中首先写到“经农场纪委、企管办、计财科及杨贵福本人共同确认,杨贵福本人及王国良、王利转让给杨贵福的奶牛贷款总计85万元,其中已清账完成贷款57万元,未还28万元”,下边有鹤山农场主管畜牧场长温永生、纪委副书记李守亮、计财科于庭龙、企管办主任刘凤燕亲笔签名。

  在鹤山农场的统一、划扣管理下,杨贵福严格依约向银行承担343头奶牛所配置的贷款偿还义务,但是截止到2012年6月25日,鹤山农场失去诚信原则,不遵守双方的书面协议约定,承诺配置的686公顷土地仅实际配置315公顷,剩余371公顷面积的土地不给杨贵福兑现。

  在多次讨要无果的情况下,出于对法律的信任,2016年,无奈的杨贵福一纸诉状把鹤山农场告上了法庭,把司法公正的希望完全寄托在法院的手中。但黑龙江省九三农垦法院在一审开庭阶段,主审法官宁德军无视上述事实情况,完全颠倒黑白,把杨贵福推向了无底的深渊……

  (二)法官采纳漏洞百出、自相矛盾的鹤山农场单方制作的

  虚假报表,被指恶意造冤案

  图:鹤山农场单方制作的漏洞百出的生产报表,竟然被法官采纳。

  九三农垦法院一审判决认定:“根据被告对原告奶牛存栏不定期清查结果,原告在饲养过程中未能保证奶牛存栏头数243头,虽然进行过补栏,但补栏后,仍未能保证奶牛存栏243头,违反了合同第二条第一款第2项的约定,构成违约”是错误的,与事实严重不符。

  杨贵福气愤地说:“鹤山农场(被告)在没有通知我杨贵福本人到现场的情况下,就自制了一个没有我本人签字确认,也没有奶牛养殖户签字的报表,这怎么能证明农场进行了清查行为和清查了我饲养的奶牛存栏数呢?这样的清查结果无法证明其真实性,显然是虚假的、不真实的,也不合法。但主审法官宁德军不知是什么原因,竟然对这样一份鹤山农场单方认定的涉嫌造假的行为进行力挺支持!”

  “更令人可笑的是,王国良、王利是在2010年3月1日与我签订奶牛转让合同的,可这份奶牛清查报表,竟然把2月份王国良、王利的奶牛数量77头也算在了我的名下,当时我还没有与王国良、王利签订奶牛转让合同呢,不知鹤山农场的工作人员怎么清查的?法官又是怎么采信这样的清查报表的?还有我那243头牛,农场信口开河只承认155头牛,在这农场承认的155头牛中,竟然包括农场自己都不认可的王国良、王利转让给我的100头牛,记者同志,这法官是不是眼昏了,这不是自相矛盾吗?这说明,农场与法官相互勾结造假,欺负我们可怜的老百姓没有背景呀!”

  (三)法官采纳鹤山农场所属纪检部门工作人员谈话内容,

  妄称“纪委谈话”

  图:严重违法的所谓“纪委谈话”笔录被法官宁德军采纳,该笔录只是字头为纪委。

  鹤山农场第三农业作业站主任董舒野于2012年3月22日在第三畜牧养殖区做了谈话笔录,谈话人是鹤山农场畜牧科长周世义、鹤山农场纪委副书记李守亮,字头为“农垦总局九三分局纪委检查委员会、九三分局监察局”,该谈话的二人均不是上述“字头”单位的工作人员,而是鹤山农场人员,而且在谈话笔录中没有表明身份,没有说明谈话目的,更没有说明代表纪委,谈话内容也不完整,没有交代权利义务,也没有让谈话对象董舒野核对笔录无误后再签名,仅仅是双方没有任何表明身份和来意的谈话,这样的谈话笔录,只能称之为“鹤山农场谈话笔录”,显然根本谈不上“纪委谈话笔录”。笔者经咨询,相关权威律师认为该“纪委谈话”严重违法,其一,根据中纪委《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机关案件检查工作条例》的规定,纪委办案必须是发现党员干部存在违纪行为,纪委才能介入,但在本案中,鹤山农场没有提供纪委介入的合法理由,显然纪委介入民事纠纷属于越权。其二,纪委办案的办案人必须是纪委工作人员组成的调查组,至少二人以上,李守亮如果是纪委工作人员,并且是以纪委的名义办案,这属于一人办案,不具有合法性;其三,本案参与谈话的周世义是畜牧科长,不是纪委工作人员,更不是纪委调查组成员。其四,周世义和李守亮均是鹤山农场的工作人员,与杨贵福存在明确的利害冲突关系,该笔录可信度较低;其四,鹤山农场没有提供纪委认定董舒野存在违纪进行调查的证据,因此该笔录属于鹤山农场利用职权的便利,利用其所属的纪检部门工作人员强行干预民事纠纷,不具有合法性;其五,谈话笔录来源不清,不合法。没有证据证实该谈话笔录是来自纪委。如果是纪委谈话,笔录应当存放在纪委接受举报的案件的卷宗内,属于保密文件,保密文件鹤山农场是怎么知道和取得的?如果纪委没有立案调查董舒野违纪,就是鹤山农场为了逃避民事责任恶意编造证据,这显然不是纪委谈话笔录,而是主审法官将鹤山农场工作人员参与的非职务行为形成的谈话笔录当成纪委文件使用,导致杨贵福一审败诉。对于该谈话内容,董舒野已经出庭作证,应以出庭作证内容为准,但法官宁德军不采信证人董舒野当庭作证的内容,只片面强调该谈话笔录系国家机关依法制作,有合法性真实性,主审法官宁德军显然属于枉法裁判。

  图:黑龙江省九三农垦法院判决书部分截图。

  九三农垦法院法官宁德军无视客观事实情况,违法采纳漏洞百出的奶牛清查报表及所谓的鹤山农场出具的“纪委谈话”内容,睁着眼睛说瞎话,指鹿为马,导致杨贵福败诉。不服的杨贵福,上诉到黑龙江省农垦中院,由于交不起诉讼费用,中院按杨贵福自动撤回上诉处理,一审判决生效。后杨贵福对此申诉,结果再审申请依然被驳回。

  (四)官员买牛舍钱被返还补偿 杨贵福的至今不给

  杨贵福气愤地告诉记者:“另外关于三个牛舍问题,是我直接从鹤山农场花18.6万购买的,农场领导说,假如不养牛了或者连队拆迁,按照政策及文件,给你杨贵福相应地补偿。结果农场官员们所有人当初花钱买牛舍的钱都返还本人了,如群众路易森、王宪平代替鹤山农场原十连管理区书记武文章(现鹤山农场信访办主任)买的牛舍,巩爱茹(原鹤山农场十连管理区主任,已故)自己买的牛舍,都把当初买牛舍的钱返还本人了,就我杨贵福的不仅没有退,就连补偿优惠也没有。一样都是人,同样的养殖户待遇大不同,当官的待遇与我们老百姓的就不一样啊! ”

  (五)上访讨公道 残疾人杨贵福多次被当地警方拘留

  在无数次赴鹤山农场、九三管理局、省、中央上访的过程中,杨贵福的爱人忍受不了这种打击与其离婚,杨贵福有冤无处申,悲愤交加,无故患上了不名病,双腿至今无法行走,被认定为四级残疾人。因上访,当地政府认为给地方抹黑了,造成了影响,鹤山农场公安对杨贵福多次找理由拘留。10月28日,杨贵福针对自己的情况,找人在北京发表了一篇贴子,这引起当地公安的不满,10月31日杨贵福从北京返回嫩江县的途中,刚下火车,就又被黑龙江省九三农垦公安局鹤山公安分局以“寻衅滋事罪”关押。杨贵福的亲属实在不理解,杨贵福去北京上访,案发地北京警方都没有说杨贵福犯有“寻衅滋事罪”,而鹤山公安局又究竟凭什么给杨贵福定罪的呢?

  人民对法律充满了无限的敬意,但并不代表法官可以随意践踏民意。习近平总书记曾用“100-1=0”来描述司法公正的重要性,一个错案的负面影响,足以摧毁99个公平裁判累积起来的良好形象。更何况,对于涉案个人,一个错案就是百分之百。总书记也在不同场合反复强调,要“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

  正义可能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在全面依法治国的今天,我们相信,杨贵福一定会迎来他公正判决的那一天!

  敬请关注系列报道之二。(记者 马秋岩 张一峰 报道)
    原文链接:http://www.gafvr.com/meitijujiao/20181104/5271.html?1541324372


来源:未知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字友情链接
中华发展报道网 中国社会民生网 西部法制监督网 中国维稳网 公道网 河北企业网 黄淮热线 中国日报网黄淮 法讯网 百姓观察网
民间文化艺术 潢川网 青年网农业频道 人民法制周刊 艾森网江苏 晋冀蒙文化 茶文化信息 多读网 汽车总网 南京视窗网
消费视窗网 东营都市网 时代纪实网 纪实频道 商业新媒体联盟 冒个泡网 公道网 百灵观察网
图片友情连接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会员须知 - 免责声明 - 本网招聘

    中国报业协会主管 行业报委员会主办

    版权所有 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三农观察》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 截图 复制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2039657号-3 公安网备 1101053583 国新办证 (2000)78号

    《三农观察》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 主任律师 韩洪

    《三农观察》在线投稿 邮箱:420189796@qq.com 意见反馈

    京ICP备050684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3583